w 迟福林:智库成长不能拔苗助长-公司新闻 - 互联网课堂-江苏诏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025-89669530

江苏诏业

互联网课堂

互联网营销解决之道

  • 企业建设

    专注网站建设10余年

  • 域名空间

    顶级IDC服务资质

  • 百度云

    做最懂站长的网站云服务

了解更详细的信息,请致电

025-89669530

迟福林:智库成长不能拔苗助长

点击量:1634时间:2015-2-2

思考与批判是我们珍贵的权利,也是我们保持自己人格独立性的义务。在纷纷扰扰的微博和朋友圈中,你的观念是你的圣殿,不能轻易将那把钥匙交给别人。
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现在这个时代这样盛产观点。表达成为争先恐后的时尚,默而不语在网络时代显得可耻。就算你不想需要理性看待我国智库发展的现实差距,不搞拔苗助长和一蹴而就,要让各类智库在公平统一的政策环境中健康发展,让高水平的智库通过平等竞争脱颖而出。
社会智库已成为我国智库体系的“短板”
在国内外发展环境发生重大深刻变化、国家间软实力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我国智库发展既面临着巨大的需求,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国智库尽管近年来发展较快,排名继美国之后,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智库研究成果的质量、政策影响力、社会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存在巨大差距,还难以满足新阶段推进科学民主依法决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和国家软实力建设对智库发展的迫切要求。
应当说,我国智库发展相对滞后,既有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方面的问题,也有智库自身创新能力不足、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足等问题。比如,社会智库普遍缺乏支撑自身可持续发展的多元化经费筹措渠道;普遍面临“引进人才难、留住人才难”的瓶颈;社会智库在政府信息获得、人才引进、职称评定、政府购买服务、税收优惠等多方面还很难享受与体制内智库相同的政策待遇,在竞争中往往处于劣势。
从总体上看,官方和半官方智库构成了我国智库的主体,社会智库仅占智库总数的百分之5左右,特别是具有一定规模、能提供高质量的研究成果、有一定影响力的社会智库偏少,已经成为我国智库体系建设中的“短板”。由此,促进社会智库特别是社会智库发展,已经成为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体系面临的一项重大而紧迫的任务。
警惕借智库之名浑水摸鱼的公司
近来,一些领域和地方出现了“智库热”的现象。一方面,这表明社会对智库发展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需要理性看待我国智库发展的现实差距,不搞拔苗助长和一蹴而就,要让各类智库在公平统一的政策环境中健康发展,让高水平的智库通过平等竞争脱颖而出。
智库的本质是为政府和社会提供思想产品的公益性机构,特别要防止在“一蜂窝”中出现个别浑水摸鱼、把智库作为牟利和误导舆论的平台。这就需要以强化智库的公益服务导向和非营利机构属性为重中之重,加快完善智库管理的体制机制,加强对各类智库发展的规范和引导。建议尽快赋予社会智库公益法人地位,同时明确衡量公益性的标准,不再只以是否由政府出资举办或所有制为准,社会办的也可以是公益机构。在明确其公益法人地位的基础上,形成政府管理智库的法制框架。
智库的定位和创新能力决定影响力
智库的自我定位和内在创新能力,根本决定了其思想产品的质量和影响力。从中改院23年的实践看,社会智库自身发展可能需要把握好几个问题。
首先,坚持以公益性为导向。公益性导向要求智库始终以维护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为根本出发点,立足国情建言献策。例如,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对农村土地承包期限问题有激烈争论。中改院经过大量田野调查,向中央提交了“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的建议,被党的十五届三中全会文件直接采用;2003年SARS危机后,中改院提出由经济建设型政府转向公共服务型政府、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构建惠及13亿人口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一揽子”政策建议,受到决策部门和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2013年提交的“改革跑赢危机的行动路线(30条建议)”,被用作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起草的参阅件。
其次,保持研究的独立性、客观性。智库的价值源于研究的客观性、前瞻性和专业性,智库不是政策决策的“诠释者”,也不是“批判者”,而是在客观、前瞻的研究基础上提出建设性战略和政策建议的“建设者”和“推动者”。为了保证研究的客观性、科学性,就需要经费管理相对独立、人事管理相对独立。因此,发展社会智库更需要解放思想,大胆采取政事分开、管办分离的新体制。
第三,以体制机制创新形成持续发展动力。以中改院为例,为了办好中国改革智库,中改院坚持用改革的办法办院,探索出“独立性、网络型、国际化”的发展路子,不断增强自身可持续发展能力。为了增强研究的独立性和客观性,探索实行董事局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实行企业化管理,采取经费独立、人事独立、实行全员岗位聘任制;为了破解人才瓶颈,探索实行“小机构、大网络”的体制机制,通过广泛联络改革各个领域的杰出学者参与院的研究研讨活动;为了增强财务可持续性,探索实行委托研究课题、社会捐赠、出版发行、教育培训等多元化资金筹措机制;充分利用国际研究资源、扩大中国改革智库的国际影响。说些什么,也总得点赞、转发,让某个观点产品又获得一次病毒式的传播,同时也是在热热闹闹的朋友圈里刷上一点存在感——网络时代,思想观点与人际关系都加速迭代,沉默不语和不存在是同义等价。
帕斯卡尔说,人是会思考的芦苇。意思是人虽如芦苇一般脆弱,但是思考赋予了人与众不同的崇高品质,区别于同样脆弱的其他众生。朋友圈中的各种观点汹涌澎湃,仿佛营造了每个人都在思考的热烈氛围,可是当表达成为了一种营销手段或是勉为其难的礼仪,观点也就难以凝聚深度的思考了。剥去其道貌岸然的华丽外衣,往往就可窥探到这些观点孱弱乃至腐臭的本质。
前些日子,歌手姚贝娜去世引发的波澜在朋友圈经久不息。首先自然是悼念,33岁就离开人世,一颗新星陨落,不管是不是她的歌迷都会觉得些许惋惜;其次,是对深圳一家媒体的记者乔装混入太平间偷拍姚贝娜遗体的齐声谴责,文章中,那几名记者以及他们身后的媒体被斥之为“秃鹫”,让人想起那幅1994年获得普利策奖的新闻摄影作品:一只秃鹫等待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苏丹孩子的死亡;还有一点,则是哀叹姚贝娜去世关注者无数,而张万年将军去世则难以进入热点,厚此薄彼,感叹世态炎凉,戎马一生保家卫国的名将关注度敌不过一个年轻歌手。
一个年轻美丽、富有才华的生命的猝然消失,本该是一个单纯的悲剧。可是在这个以评论和阐释为消费品的时代,连平静的感怀也成为一种奢望。这起悲剧所引发的对新闻价值、新闻伦理的争论,对采访边界、名人隐私权、公众知情权的探讨,或许还能引发一些深度的思考;而将姚贝娜去世的关注度与张万年将军并列做比较,“应该悼念谁”的一元化追问就显得荒谬怪诞——其简单的类比逻辑和结论都过于简单粗糙,充斥着传染性极强的暴戾情绪。
以消费逝者为手段夹带私货鼓动病毒式传播,却还要扮作理性客观,这些人才像是靠掠食社会热点事件、热点人物为生的秃鹫。
这些逻辑简单、情绪激烈的观点产品,正是部分以真相、启蒙、反思为卖点的微信公众号所乐于追逐的。在网络时代,本该深刻、缜密的观点也被量产,成为俯拾皆是的快餐产品。现在拿起手机刷刷你的朋友圈和订阅号,看看有多少这样故作惊人之语的文章:它们粗制滥造,讹误百出,但只要挂上“你不可不知的真相”、“值得所有人反思”的标签,骂两句国民劣根性和社会制度,似乎就站上了道德与正义的制高点,扛上了开启民智的杏黄旗。你敢质疑,你便是被洗了脑的愚民。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没有需求也就没有产品。手机的流行让人们更专注于碎片阅读,大脑热区随着万花筒般爆发的媒介内容快速切换,看似思维始终高负荷地运转,但这样走马观花式的思考后来却抽离了思考本应有的深度。头脑庸庸碌碌的空转并没有提炼出有意义的思想,相反却容易在过载的信息下日渐麻木,兴奋的阈值不自觉地提高,为反智但刺激的观点产品的畅销留下了市场。
在这个人人都是营销大师、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奇妙时代,任何一个事件都可能成为观点产品的培养基,任何一个观点都需要被植入营销的病毒,传播出去,为账号带来点击和用户。认真严肃的思考和表达无法再触动习惯快速滑动手机屏幕的受众,他们只期待自己心中那个剧本所描述的“精彩”内容。大字号,耸动的标题和观点,彩色或动画字体,连续的感叹号……好像是一盘加了许多味精的菜,虽然下饭,但却让人品不出菜的本味,长期如此的话,味蕾会变得迟钝不说,还会对身体有害。
这些伪装成有意义思考的媚俗内容是对世俗社会中表达热潮的取悦,是对受众的一种别有用心的贿赂。我们试图通过接收这些内容,让自己区别于世俗的凡尘,让自己的表达变得与众不同,不当“沉默的大多数”,只想成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思想者。但是,这些像辣条一般廉价、量产、低质、刺激的产品却使得我们走向思考的反面,转了一圈又绕回到世俗,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吊诡的讽刺。在不同鼓噪的意见自由广场,要小心自己的思想被那些诱人的动听声音绑架,让本该来自心声的表达成为媚俗的传声筒。
思考与批判是我们珍贵的权利,也是我们保持自己人格独立性的义务。在纷纷扰扰的微博和朋友圈中,你的观念是你的圣殿,我们不能轻易将那把钥匙交给别人。泛舟于变幻莫测的信息之海上,更要握紧思考之舵,分辨清楚哪一束光来自灯塔,哪一串美丽的歌声来自魅惑的海妖。